2e3 cb0

浔阳区 | 濂溪区 | 开发区 | 庐山管理局 | 瑞昌市 | 共青城市 | 八里湖新区 | 柴桑区 | 湖口县 | 都昌县 | 庐山市 | 德安县 | 永修县 | 武宁县 | 修水县 | 彭泽县 | 庐山西海

【暖新闻·江西2019】荡气回肠,九江老兵兑现战壕“生死承诺”,迁居东莞替战友尽孝

1ed3

连日来,在赣粤两地,争相传颂九江老兵周瑞林一诺千金的感人故事。7月8日上午,在九江举行的“我和我的祖国——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书画作品展”上,年过六旬的周瑞林应邀来到现场,向大家分享了自己的一段故事,充满诚挚的家国情怀,感人至深,现场掌声一次次为他响起。他为了信守与战友麦锡辉“咱俩无论谁在战场上牺牲,都要把对方的父母当成自己的父母,为他们养老送终”这一承诺,20余年苦苦找寻战友双亲;找到后,辗转千里替战友尽孝,十年如一日,兑现当年的诺言。他用一名军人的血性和忠诚,诠释了什么叫“一诺千金”。

周瑞林像对待亲生母亲一样照顾东莞籍牺牲战友麦锡辉的母亲(图片由周瑞林提供)

战场上 他们有一句生死承诺 

1978年3月,20岁的周瑞林在南京军区参军入伍。1979年1月,他被紧急抽调到原广州军区奔赴广西前线,编入121师362团5连麦锡辉所在战斗小组。

2月17日清晨,天空上三颗总攻信号弹,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。我方广西云南前线,万炮齐鸣,排山倒海,一遍火焰山的炮火,轰炸着越南阵地的敌军。将士们不顾生死往前冲,迅速突破越南第一道防线。周瑞林所在的121师奉命打穿插任务,362团5连作为尖刀连,冲在全师最前面。战友麦锡辉突然猛喊着:“小心有雷!”因听不太懂组长麦锡辉的广东话,周瑞林仍继续往前冲,随即麦锡辉猛拉他一把,指着旁边地  雷让他看。这时周瑞林才醒悟过来,要是踩上地  雷,十有八九不是牺牲也是重伤。战斗间隙,两位战友在战壕里聊了起来,麦锡辉说:“不管咱俩谁牺牲了,活着的战友都要把对方父母当成自己的父母一样养老送终。”战场上这个“契约”就此达成,两人留下了双方父母亲的地址和姓名。战斗打响第六天,我军遭遇敌军伏击。班长牺牲,副班长重伤,麦锡辉组长带着一个班背着伤员冲向树林,择机突围。待打散的部队收拢后,周瑞林一直留意周边,也没能看到同伴的身影,甚至无人知晓其下落。战斗结束后,腰部受伤的周瑞林被转移到后方卫生队治疗,其他伤员根据伤情分别转至不同的医院。一直到退伍回乡前,周瑞林也没看到战友麦锡辉的身影。

念念不忘 一句承诺多年牵挂

退伍后第六年,工作稳定后,周瑞林常常响起战友麦锡辉:他怎么样,过得还好吗?从1983年春节起,周瑞林数次写信到麦锡辉留下的通信地址,但信件都以“查无此人”被退回。直到2007年,他出差广西,特地到靖西烈士陵园追思哀悼。在陵园1区15排13号,赫然看到麦锡辉的名字。周瑞林抚摸着墓碑,想起了和战友作战的日子、战壕之约。周瑞林在心里默念着:“战友啊!虽然我还没有找到你的家人,但这些年来,我从未忘记咱们之间的承诺。”

寻找麦锡辉父母的想法一直在周瑞林脑海中念念不忘!2008年夏天,广东省东莞市检察院数名检察官来共青城市办案,周瑞林抱着试一试的想法,向他们讲述了与麦锡辉之间的生死承诺,希望他们能帮自己查找麦锡辉的父母。没过多久,周瑞林接到了一名检察官的电话,告之已联系上麦锡辉的父母。利用2008年国庆节长假,周瑞林第一次赶到广东东莞麦锡辉的家中。在见到麦锡辉双亲的那一刻,他庄严地举起右手向二老行了一个军礼,然后双膝跪地说:“爸爸,妈妈,我看你们来了!”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。麦锡辉的父母也激动地流出了泪水。周瑞林对两位老人说:“阿辉为国捐躯,是人民的英雄,我们永远怀念他。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儿子,我会按照我向阿辉的承诺一样,做一个儿子应该做的一切。”

千里安家 只为给“父母”尽孝

2009年春节,周瑞林按照老人的尺寸,订制了共青城生产的羽绒衣,赴东莞与麦锡辉父母一起过春节。他想着仅仅节假日看望两位老人,是远远不够的,只有时刻在他们身边照顾,才真正算是兑现战场上的承诺。后来,周瑞林得知共青城驻东莞办事处需要人员,便立即申请。2009年3月,周瑞林放弃了令人羡慕的检察官身份,谋得了一份共青城驻东莞办事处联络员职位,同时也住到麦锡辉父母身边。此后,周瑞林视麦锡辉的父母为自己的父母,像亲儿子一样照顾他们。麦锡辉父亲生病住院,周瑞林也一直陪伴在老人身边。

2016年初,麦锡辉的父亲去世,周瑞林以麦家长子的身份和弟妹们,按东莞当地的习俗,披麻戴孝守灵,为父亲尽了最后一份尽心,把这场“白事”办得既大方又体面,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他是麦家的长子。如今周麦两家已亲如一家,周瑞林的妻儿很自然地融入了这个大家庭。

采访手记

第一次聆听周瑞林事迹,是在一次演讲会上。周瑞林没有演讲稿,但是这段真实故事的真情讲述,让我和无数观众一样,感动得热泪盈眶,事后一直通过电话约访,却因为周瑞林在东莞而未能如愿。

采访时周瑞林坦言:“也有人不理解,说我是‘傻子’”。我想,像周瑞林这样的傻子还是太少了。从2009年至2019年,这段默默尽孝的感人故事一直在继续,直到现在才渐渐进入公众视野。

采访结束时周瑞林说:“有的战友理解我,战场上的一句承诺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难能可贵。之前只有亲戚朋友知道我在做这件事,我是怀着感恩的心去做的,战友在战场上救了我一命,我们之间又有这个承诺,不管怎么说我还活着,做点这些事,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如今,周瑞林已退休了,在各种场合上他多次表示:战友的父亲虽然过世了,但他的母亲还在,他这个“儿子”尽孝的责任还要继续下去。只有把战友父母照顾好,他才可以毫不愧疚地说,“我们在生离死别时的承诺我做到了,你为祖国光荣牺牲,无上光荣。我为战友尽孝也死而无憾!”

实习生 章钰清 浔阳晚报记者 洪永林

[责任编辑:陶菁]

(原标题:荡气回肠,九江老兵兑现战壕“生死承诺”,迁居东莞替战友尽孝)

ee 1 342 84
0